黑大坑實戰技法之釣位的選擇

話說三分釣技,七分釣位,雖然貌似夸大但是確實有道理,雖然占不上七成但是至少占到五成。一個好釣位幾乎可以左右一天的魚獲。一般大敗而歸時我們都會說自己屁股坐錯地方了,而對同池釣的好的朋友一般都會說那誰誰一屁股坐對了,這釣位真的那么重要嗎?我想或許是吧!

一般我們都知道些釣魚諺語的,關于釣位的也有幾句,什么早釣東來晚釣西,長坑釣腰方坑釣角。有草釣明水,明水找草釣之類的諺語。不過真放我們現在黑的大坑里卻很難了,每個魚坑其實都有它自己的特點未必哪個角就一定很好哪個腰就一定出魚(至少很多坑主都不按規則出牌的。)很多經常出魚的點會莫名其妙的成為“死點”。往往又因為我們未必對每個坑的出魚點就一定了解,即便前一天或者N天前偵察過你也未必占的上(很多有充足時間的有毅力的朋友會起三更甚至提前一夜去占釣位)如果我們去的比人家晚那怎么辦呢?

對策一: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此話解釋為要知道風向,你知道了風向后再去選擇釣位大半可以成功一半。提前一天收聽天氣預報(雖然這玩意現在有時候也說”瞎話“,但是一般風力可能預報有誤差,但是一般風向還是有些成功率的),除去大風以外一般來說選擇頂風釣位還是好些的。

具體解釋:從前的說法是頂風的釣位有充足的微生物以及被風吹落于水中的小蟲樹葉等食物把魚誘過來。其實我想這在黑坑情況中好象不是真正的原因,我們黑坑釣的魚一般都是后放的養殖魚,這些有著優越生活條件的家伙絕對不會因為幾個螞蟻幾片爛樹葉子浪費那個體力。真正把它們引導到頂風處的還是水中的含氧量一般要比背風處高些的原因吧。(如夏天無什么風的時候一般都是到魚坑后點一支煙看看煙往哪邊跑)

實戰舉例:

10年前北辰鐵東路大力魚池(懷念這個魚池,一周放五次魚,票價20元)時間是初春,一早到達魚池后選擇小坑老釣點,早晨風不大因為去的大多是老釣友一般都選擇了順風(路邊)和側頂(兩坑之間的埝,可以釣兩個坑),但是除去側風的埝上的10來位釣友還有些收獲外像我這樣釣背風的差不多一無所獲。10點來鐘風力猛增,大多釣友都收竿回家。

我也收竿因為沒吃早點就到旁邊的“狗食館”喝小酒去了。幾乎喝到中午想回家但是又不甘心“白臉”就重返魚池,見幾乎釣友都走了。抱著“怎么也是白臉”的心態選擇了挨鐵道的頂風一側(很少出魚的一面,因為高臺不好坐)。六級左右的風力中帳著”小酒“的力量打下了最后半袋水之蜂超誘。后再鎖蟲子伸竿才發現3米6的竿子幾乎扔不到釣位。

暗嘆命苦又損失了2塊5(那時超誘賣5塊),索性甩大鞭胡亂扔了一竿,看著浮漂被吹著往腳下跑幾乎漂尾都露出來了那個無奈啊,忽然一個漂亮的頓口,浮漂幾乎下頓近10目提竿后頂斤大鯽露出水面……真是柳暗花明啊!后如此炮制,再后那些沒走的釣友都聚集到這側,大家奮戰到幾乎天黑,至于魚獲就不說了(反正我至今還懷念那場魚)

對策二:犄角旮旯,出奇制勝

我們好象一直在犯個錯誤,用我們人類的大腦去思考魚。這不僅體現在配制餌料上,而且同時體現在選擇釣點上。一想到這個我總莫名的想起三個字“子非魚”

我們如果仔細回想下會不會想起某某坑,某某場魚某人怎么會選擇那么個“破點”還釣到魚了呢?我們畢竟不是魚(但是肯定的說我們肯定比魚的智商高)那黑大坑怎么會在幾乎沒人釣過的我們嗤之以鼻的犄角旮旯呢?其實這個事也能解釋的清楚,其實這個事就是我們自己造成的。

我們往往在黑坑選擇釣位時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我們在那些“熱門”釣點拋下的窩料太多,而這些摻雜著各式各樣充滿酸,甜,苦,辣化學氣味窩料再沒被魚吃光的情況下日復一日的積累下會產生什么?有的朋友(包括我一直關注的某技術流為主的論壇里的“大師”們都會回答兩個字“降層”。我并不是這樣簡單的看,我會回答兩個字“毒藥”。:

關于降層很少有人見過,我有幸見過一次。那是在外環宜興埠附近的“***魚池“去年去那釣魚,臨近的一位釣友因為鉤被掛底,他就下水去摸(很淺的水線)。當時我和一邊的釣友都提醒他腳別陷下去,我們估計那釣點下肯定會是日積月累窩料發酵成的臭泥。

但是那釣友卻說是硬底,并在摸釣組時順手扔上來一塊東西。后來我看了這塊有將近10公分厚的東西,貌似臟了的白灰板。散發著一股惡臭,在斷邊看還有一層一層的紋路,這恐怕就是我們打下的窩料吧,或許某一層就是您的手筆了。(貌似跑題了)。

具體解釋:魚一般不會留戀在有大量窩料發酵變質的釣點,反之會聚集在我們不經常施釣的地方,而這樣的釣點是哪呢?差不多就是那些不得拋竿就坐的犄角旮旯了吧。;

實戰舉例:

七,八年前,北寧公園紀念碑下老丁魚池(北寧當時有數家承包魚池,后來隨著北寧公園的改造都收回了)這家魚池相信很多魚友都知道。因為開放的時間比較早,太多魚友都很了解這環繞半座假山下魚池的釣點了,甚至有幾個點魚友都用油漆做了標記。有幾次因為去的比較晚了我都沒占到“點”,至于收獲那就只能是白臉了,但是有一次我突發奇想的相中了一個從來沒有人坐過的釣點。

熟悉那坑的朋友都知道在連接這坑跟養老院那個湖之間往鴿子樓走有座小橋,在沒過橋的假山下面有個院子是清潔隊,院墻就是水泥的假山墻。(正沖著原來王宏光前輩的”宏大釣魚俱樂部“)我提前一天去了清潔隊小院里看了看小院邊上的水泥臺子外靠近魚池的那一尺多寬的地方,翻過水泥臺的小平臺上布滿了假山上刮下來的土已經成為斜坡了,頭上還有一棵院里種著的柳樹,我找清潔隊的人借了把鐵锨好歹清出了個平臺離腳下的水面大概2米,坐小馬扎夠寬了。至于頭上的樹枝我估計要是不站起來的話2米多點的竿子可以抬起來。多年被忽視的釣位,真正的犄角旮旯。

第二天,一早到了坑邊。因為太早了小院的門還沒開,只能翻墻而過。一支2米4的小甩竿(掛苯輪)塑料小疙瘩漂(因為釣點距水高度以及頭頂有樹,臺釣已無法操作),廢魚竿做的2米多的抄網,小馬扎,加長的魚戶。這就是全部的裝備!……結果是我好長時間再也沒有占到這個釣位了。

對策三:深中找淺,淺中找深

在黑坑實戰中經常會遇到這樣的問題,除去風向,朝向問題以外我們還會遇到水線深淺的問題。這是因為現在大多數開放天坑都是挖掘機取土而成的,土被賣了,留下了坑,而坑引進的水,放了魚就變成的魚池。所以很難有一馬平川的坑必定深淺不一。(甚至有的坑在放水以前坑主會二次加工,比如在坑某部位再挖道溝,或再培土做個臺(島)。如是有意為之的話那這樣的坑就很難釣了,放到水中的魚勢必會最后聚集在這些部位。

具體解釋:我們在去一個不熟悉的魚池前最好先去了解下坑底的情況,當然一般坑主不會告訴你的。如果您問的是熟悉這坑但是和您不太熟的魚友的話,他也未必會實話實說。所以最好還是靠你自己去觀察,有條件的可以提前到坑邊觀察已經在那釣魚的魚友的水線和出魚情況。如果有段相鄰不遠的釣友水線相差很多的話那你一定要多加注意了。

實戰舉例:4年前在鐵東路前進村(現汽配城對過)老陳魚池。(放魚40元,不放魚30元)黑坑數次均不成功,但因為此坑老魚力量很大一直“賊心不死”后經幾轉釣位發現在靠外大坑縱深20米處用4米5竿子可以夠到一個方圓2米來的臺,稍偏左水線在1米2左右,梢偏右水線猛的到2米多,而臺上只有70公分水線。

后轉天(非放魚日)在此釣位安營扎寨,重窩伺候。打窩半小時后伸竿,沒等浮漂站穩已經有黑漂動作。速度抬竿刺魚拉出窩子,至此開始10分鐘釣起7尾大鯉魚。后因疏忽跑魚驚窩,一個小時沒口。再補窩后又是一小陣爆連。

對策四:該換則換,不換則亂

記得很小的時候就聽河邊釣魚老人說過,早釣東(深),晚釣西(淺)。后一直也沒當回事,但是終于有一天我才明白了這其中深淺變化的道理了。

具體解釋:魚是在游動的,每日都有它的活動范圍的改變。遇到這種情況時不能死腦筋的去監守自己的釣位,樹挪死人挪活。

實戰舉例:

2006年東麗增興窯地道邊原紅金魚魚池,20元魚票,放魚以鯽魚為主,時間:深秋初冬。因我單位那時離那不遠所以我經常上班時間上午偷偷溜出來去那過眼癮。也大概明白了那池子的情況,后來趕周休到那實戰演練。頂著星星去的,深秋的季節一早已經有涼意了。

因為自認為很熟悉了那里的情況了直接選靠鐵道的東岸刀把兒靠腰兒部位,因為到的早沒到開竿時間就偷偷打了個2米7竿子的窩子水深在1米7左右。過了將近20分鐘后隱約看見窩里有泡,遂趁對漂的機會拉餌試探,很快的就中一魚。

偷偷把魚弄上來后胸有成竹。交錢開竿后鯽魚小爆連一時間滿坑成了我的表演,隨著太陽升起口越來越慢。到9點幾乎沒口了,雖然知道肉加饃不應該產生窩里沒料的情況,但是還是重新開窩子在原點補窩。后來發現我的對岸魚友的淺水開始上魚了,但是我這里還是一動不動。

后來寧脾氣上來了一天終守在這個釣位結果是做了9點前的坑冠,也做了9點后的白臉。最后收獲只能算中流。現在看來我當時如果能放棄一早東邊的釣位而換到西岸淺水的話或許不會是如此下場了。(因為季節關系,魚一早在深水,而隨著太陽的升起淺水水溫度上升的快魚轉游向淺水了)

小結:仔細想想,大概就這四點是我給論壇前輩類似帖子能做補充的了,其實可能太多高手對我這些”廢話“不屑一故,想想也是多余嘮叨這么多,估計我寫的費勁(本人沒文化),看的也費勁吧!不過估計對黑坑新手或許有點幫助吧?如果真的如此,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