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魚性和釣魚選位

了解對象魚的習性,根據不同氣候、水情選擇合適的垂釣方法,這是取勝的第一步,也是很關鍵的一步。在這里我還要強調一點,我不贊同在水族箱里去研究魚性,就像不能在動物園里研究動物而要到大自然里去研究動物一樣。因為動物園里的動物早已不是野生動物,它們少了很多動物自身的本性,更多的是對人類的依賴,這樣的研究會走樣的。

在自然水域,岸邊的可食物總是比遠離岸邊的深水區多。因為這一點是大家的共識,我就不多說了,只在這里作個強調。既然岸邊的可食物多,所以近釣就有很多優勢。我這里說的近釣,并不是說不管深淺的盲目近釣,不同的對象魚有對水深的不同要求,這是他們的習性決定的,下面我分別談談自己的體會。

一、鯉魚的習性和選位

都說鯉魚機警,我認為更多的是謹慎、膽小。一般情況下,鯉魚都呆在深水區,就是覓食的時候也是很謹慎的慢慢靠近岸邊。魚對水深的感知是很敏感和準確的,如果水深開始慢慢變淺,魚就會止步而轉向他處。所以我們要想手竿釣鯉魚,一定不要選那些岸邊是緩坡、淺灘的地方,這樣的地方是不會有像樣的鯉魚出沒的,充其量釣幾條鯉魚苗子。

那些岸邊有草、樹木,水深在附近相對來說還比較深的地方,即是大鯉魚出沒的地方,這的大只是相對的大。比方說某個岔灣雖然比較大,但是總體來說屬于淺水區,那么就整個水域而言,大魚是不會光顧這個岔灣的。你在這里只能釣一些到這里來的小鯉魚里面的稍大一些的鯉魚,這有點像是“筷子里面選旗桿”,長的也長不到哪里去。簡單地說,水庫釣鯉魚,淺于三米的地方最好不要去。

雖說岸邊可食物很多,但是謹慎、膽小的大家伙是不敢輕易到水淺的岸邊來覓食的,除非岸邊基本沒有任何干擾。但是很遺憾,即使我們垂釣者自己做得幾乎絕對的安靜,但是也避免不了來自其他人的走動和干擾。從另一方面講,即使我們選擇了理想的深度垂釣,我們垂釣者也要注意自己的行為,特別是來自自己腳下的哪怕是比較輕微的振動。因為聲音的傳播和介質的密度有關,介質的密度越大傳播的損失越小,聲音傳播的距離就越遠。

二、鯽魚的習性和選位

相對于鯉魚而言,鯽魚要膽大許多,再加上鯽魚更喜歡高溫(或許這和高溫區的可食物更多有關),所以釣鯽魚就應該選擇相對淺一點的水域。那些有水草的淺水區就是鯽魚時常光顧的地方,所謂的“釣魚不釣草,等于瞎胡搞”,主要就是針對釣鯽魚而言的。

水中有草(樹)不光是有更多的可食物,那里也是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所有的魚對這點都是很清楚的。平底之中有幾塊石頭,岸邊的礁石、水草、樹枝,這些都可以給魚帶來安全感,但是在這樣的地方下竿還是要一點技巧的。

三、草魚的習性和選位

草魚這家伙很特別,或者說它的習性有極強的雙重性。有時候它很膽小;有時候它又很膽大。有時候它很貪食;有時候你就是把美味扔到它嘴邊,它也不肖一顧……

就我的體會,只有當草魚確實覺得很安全時,它的膽大和貪食就顯得特別突出。所以我們要想釣草魚,一定要給它一個讓它覺得安全的環境,這個時候水的深淺到是個次要問題。

為了說明草魚的習性,我不妨舉幾個實例,可供大家參考。

1、一個老鄉只管收錢不投任何食的魚塘,其形狀就像是一把菜刀,刀把部分大約有8米寬(四米五的魚竿就可以釣對岸的邊上)。很快我們就發現,不少草魚就在刀把部位對岸的邊邊上(水深幾乎只有十幾厘米)。盡管我們在這邊吵吵嚷嚷,但是我們還是從對岸邊上釣了不少的草魚。

2、我們在少有人干擾的魚塘釣魚,經常發現有這么一個現象:魚總是躲著垂釣者在其他岸邊跳躍,等把你誘過去下竿,只會是一無所獲,其他地方(還是岸邊)仍有魚躍。

一個長方形的魚塘,我們手竿的收獲都很一般,而一位朋友把海竿架在長邊,手拿炸彈鉤糟食繞過短邊走到對岸的長邊,就把糟食放在岸邊很淺的地方,然后回來把線收緊,就這樣他釣了好幾條大魚,我們這些只玩手竿的只能當看客。

3、我就見過有人專釣草魚,其行為無異于“做賊”:長長的手竿往右邊(相當的靠邊)遠遠的拋去,自己還要遠離魚竿躲到一邊,一定要看見浮漂已經慢慢的向中間走,這才輕快的過去抓竿……

4、在安徽的梅山水庫,因為漲水,遠處的莊稼被水淹了,不少草魚可以大膽的在很淺的水域撕扯作物而毫無顧忌,因為很難過去,我們只能在這邊當觀眾……

5、在湖南郴州的東江湖,一塊菜地(小白菜)緊靠水邊,因為是撒播,岸邊也有幾棵小白菜。一條一斤多的草魚為了吃這些小白菜,三跳兩不跳最后不小心跳上了岸,最后死在了岸上……

6、安徽的響洪甸水庫,有一個地方我釣深處收獲很差,釣岸邊搞了一些巴掌大的鯽魚。而在一片有雜草的淺灘處,在淺水和深水的接合部,我的海竿雙鉤,餌料就是蠶豆大小的純玉米面,第一竿沒有動靜感覺不對結果發現是掛草了,拉回來再拋第二竿,馬上收竿證實沒有掛底,于是就在這個方位拋了第三竿,很快就釣起一條大草魚……

所以很多釣草魚的行家,有很多釣草魚的絕活,不論是用草長期做草窩,還是我上面說的像是“放羊”似的釣邊,歸結起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讓草魚有相當的安全感,只要能做到這點,其他的都可以被忽視,水淺照樣釣大草魚。

細心的觀察水里的魚情,不要放過一些所謂的“偶然性”,其實很多必然就在那些看起來純屬偶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