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調漂釣鈍在野釣中的意義

曾有個家住下馬河村的教師釣友,他的門前有一口塘,雖然不投餌喂養,但里面草魚、鯉魚不少,大都是2000克左右的。他曾屢次邀請幾個愛好釣魚的同學去玩,可是這些所謂的釣魚高手,卻沒有一人釣起過他的魚。

我也去了一次,開始很自信,以為塘不大,魚又多,釣這樣的魚豈不是探囊取物?他看了看我的釣具說,你這個不行,太秀氣了。說著從家里端出盆麩子來,和了水,不由分說的全打進一個窩子里,臨進屋收拾飯菜前,還囑咐我說一定得用大鉤。我見他釣魚太老外,也不與他辯論,在他離開后,我自然不領他的情,另找了個地方去釣。下鉤后才知道前幾次來的同學為什么都釣不到魚,原來柳葉兒魚鬧翻了天,從鉤落水開始,幾乎沒有間歇,漂子要么晃個不停,要么停下來剩了空鉤。

我索性把空鉤拋下去,照樣接鉤,一揚竿,上來一條小柳葉兒,小得還沒有“滿月”。我到他打的窩中試試,結果可想而知,小魚炸了鍋似地翻騰著,指頭大的餌團,不過幾下就光了。同學忙飯菜期間出來看看說,我說你們這樣的釣法不行,你們還不信。我就反問你怎么釣?

他從家中拿來了他的法器:一支笨重的玻璃鋼竿,又是一盆麩子,外加一大碗面。他把一盆麩子和了再次打進先前的那個窩子里,把一碗面也全和了,用作釣餌。他用的鉤相當于十三、四號伊勢尼,裝上的一團餌有雞蛋黃大小,拋在水中打得“撲通”一聲響。漂子顯然是沒有調試過的,墜重漂輕,站得老高。這時看他的漂子,動作變得溫柔了許多,但是還可以看得出少許的晃動,那是小魚在努力地啃食。

過了一會兒,漂子移動的幅度明顯大得多了,他嘴上說道:這不是的,這也不是的。把餌提上來看看,面餌已經遍體鱗傷。換了一團,又是“撲通”一聲。這樣重復了幾鉤,時間已經過去了約一個小時,我覺得沒戲,他可是依然認真地釣著。忽然間,他說到,這個可能是的!只見漂子開始緩慢移動,漂子移出一個漂位了,他不動,移出一尺了,還不動,我說怎么不提?他說可能還沒有吃進去。又移出去一尺,他才提竿,果然釣上一條五斤的鯉魚。

張景祥也說過一件類似的事情。他的親戚住在與安徽相交的深山區,灣子門前有口塘,鯽魚都是500克左右一條的,也是鬧嘴的小魚特多,他釣了一下午,就是釣不上來。放學后的孩子們告訴他說不能打窩子,并且要用黑蚯蚓釣,他臨時挖了黑蚯蚓,果真釣了十多條一斤左右的鯽魚。他說時,我并沒有在意,直到后來類似的情形我在縣電視塔山嶺上的一口塘親見過一次。

那口塘的柳葉兒魚出奇的多,在那口塘里,有人用網逮起過1500克一條的鯽魚,冬天拉網拉上的鯽魚,500克以上的常見,但以前幾乎沒有人釣起來過,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柳葉魚兒前赴后繼,英勇獻身,使大鯽魚沒有接觸魚餌的機會。后來,退休老頭們想到了一個辦法,把一塘的大鯽魚釣得差不多了,我父親也隔三差五的會拎回來一兩條。

他們的方法也是不做窩,用黑蚯蚓,不同的是大鉤長腦線外,墜子也用得出奇的大,小魚兒根本拉不動。只見他們坐在那兒基本不揚竿,只是隔一段時間提起鉤看看還有沒有餌,只要餌在,就再放下去,我這兒漂子在不停地跳舞,他們一天中幾乎看沒到漂動,然而一旦有了漂動,八九不離十就是條大鯽魚!

通過上述例子,我對釣遲鈍有了一些思考。在野釣中,其實釣遲鈍與釣靈敏,是釣魚人必須同等重視的兩種基本方法,失其一便會有所缺憾。最遲鈍的釣法,莫過于爆炸鉤了,可是,對于釣大魚來說,難道它不是極為有效的一種方法嗎?釣遲鈍的基本特點,就是大鉤、大餌、重墜、長腦線和延時起竿,這些在競技釣中忌諱的東西,在某些時候,卻是克敵制勝地的法寶。

釣遲鈍的意義主要有三點:

1)給小魚奪餌設置障礙,留給大魚攝食的機會,減少或完全過濾掉無效信號,從而讓釣魚人獲得輕松感。

2)釣遲鈍基于一個前提條件,這就是大魚與小魚攝食能力是有區別的,小魚接近魚餌比大魚快,但面對大餌,小魚的吞食能力不如大魚,所以,我們可以通過鉤的大小,腦線的長短,墜子的輕重,提竿的時機,特別是餌的軟硬度或質地的不同,把兩者區別開來。

3)至于不打窩可以釣到鯽魚,我的理解是,魚在水中的分布也應該是物以類聚,魚以群分,只是在有了很多的食物時,各類魚才會打亂群分狀態,蜂蛹而至。

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后來再遭遇小魚鬧窩了,雖然不用大鉤,至少也會用稍大些的餌,并且不隨便提鉤,有時也會嘗試不打窩找魚釣。前天與釣友左向東到湯泉池門前的庫汊釣魚,他被小魚鬧得叫苦迭迭,蚯蚓也耗費殆盡。聽我講完了上面的事例,他也開始嘴上念念有詞:這個不是的,這個不是的,這個還不是的,這個可能是的…….起竿的頻率明顯降低,自然少了些許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