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崔解讀:調四釣二與調釣靈敏度

說起調釣,可能大家最熟悉的就是調四釣二了,那我今天就從調四釣二開始說起吧。這句話的由來想必很多人都知道,那就是在早期臺灣釣法傳到大陸來的時候的一種調釣方式,這其中最重大的改變是教會我們把鉛墜懸起來了,使釣組更加靈敏了,這也算是垂釣史上的一次革命性變革,但是調四釣二幫助了我們釣魚人,同時也害了釣魚人,那我為什么會這么說呢?

首先我認為,幫助我們的地方只是讓我們知道把墜懸起來了而已,這個貢獻是在中國釣魚史上永遠不可能磨沒的,但我為什么會說也害了釣魚人呢?是因為至今還有很多人把調四釣二當釣魚的語錄一樣稱頌,當真理一樣的膜拜,不論什么水域,不論浮漂大小,不論線組粗細,永遠不變的一個調釣法,甚至釣個魚要不念叨兩句調四釣二,好像人都不怎么精神,這就是典型的“教條”也是釣魚的大忌諱!

這時候我都能感覺到有些人看到這里就要開噴了,不過您先別急,聽完我的話,再噴也不遲。我就以調四釣二為例說起,但先將這句話拆開,先從“調四”這兩個字說起,調四也就是指的是空鉤時所設定的目數,那么“釣二”呢,就是指找底后實際作釣的目數,那么這時候問題來了,調四與釣二的條件是相等的嗎?是空鉤調四,然后空鉤釣二嗎?答案不是,因為調的時候是空鉤,而釣的時候是帶餌的,那么既然是帶餌的,餌料自然有輕重之分,餌重水底雙鉤都到底,餌輕就會出現一鉤觸底一鉤懸的現象,那么既然有這樣的區別,調四釣二就不能一概而論了,因為受餌料的影響,水底狀態是不同的,結果也不同。而這個結果不同,就把很多人搞暈了!更有甚者現在還在爭論調四釣二靈敏,還是調五釣三靈敏?這個話題我一直覺得是最好笑的笑話,就一個調四釣二還沒整明白呢,又開始琢磨調五釣三了?不得不服理論派的想象力就是豐富!

那么我們該怎么認識這個靈敏與遲鈍呢?我依舊用調四釣二舉例,我們算一筆賬,兩套同樣都是調四釣二的線組,我們先不算餌料的比重的情況下,并且完全空鉤的情況下,都會出現不一樣的靈敏度。比如說鉤重不一樣,第一套線組的兩枚鉤重6目,半水調漂4目,掛餌找底后釣2目,餌料的重量使雙鉤的重量到底后被地面平衡,那么就是半水所調的4目加上鉤重的6目是10目的剩余浮力,減去2目的釣目,那么就剩了8目的剩余浮力,也就是說魚在吃鉤的時候需要打破8目的剩余浮力才能使釣組啟動。

第二套線組的兩枚鉤重3目,也是半水調漂4目,掛餌找底后釣2目,餌料帶著雙鉤到底后,同樣是鉤重被地面平衡掉,那么就是半水所調的4目還要加上鉤重的3目,再剪掉所釣的2目,釣組最后的剩余浮力是5目,也就是說魚在吃鉤餌的時候需要打破5目的剩余浮力,就會使釣組啟動,那這時候問題就出現了,同樣兩套都是調四釣二的釣組,只是鉤重的不同,靈敏度都不同。我想問一下大家注意這個問題了嗎?更何況餌料的比重不同時,魚的活性大小不同時,你的調釣還永遠是一樣的,這就會成為阻礙你釣魚的最大禍首。對釣組的理解我認為就像蓋房子的地基,如果理解上有問題,那么就等于是地基沒有打好。那么我們怎么理解調釣才是正確的呢?記得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有些人一直在爭論調高靈敏,還是調低靈敏的話題,各自有各自的道理,最后把很多人都說迷糊了,那么我是怎么看待靈敏與遲鈍的呢?我的說法是根本就不存在調高靈敏或是調低靈敏,而是魚在吃餌時需要打破的釣組力量越小就是越靈敏,需要打破釣組的力量越大就是越遲鈍。

這時候一定有人會說那還是調低靈敏,是的,大部分時間是調低靈敏的,我先不說水流與風力對釣組的影響下,低的時候是靈敏的,那為什么還會有人說調高靈敏呢?那是因為很多人對調釣目數只做了減法,而沒有做加法。比如說我調了四目,釣兩目,魚只需要打破兩目的剩余浮力就會使漂動,而忽略了鉤重被地面平衡后又多出來的剩余浮力,甚至有人認為,調的目數越高,釣的目數越低就越靈敏。釣組不是彈簧,即使是彈簧也是向上的運動大好吧。

那在什么情況下,調高也是靈敏呢?比如說:釣浮的時候,鉤餌都是處在半水懸浮的狀態下,那這時候的釣組就是處在減法狀態下,或者在水中有暗流使釣組在水中無法保持直立或呈現彎曲時,這時候調的目數低了,會使信號無法傳達,這時也需要減少配重,增加浮漂向上的拉力來保持線組繃直。這時雖然魚在吃餌時需要打破的力量又大了,但是信號是可以第一時間傳遞的,也可以稱作為“靈敏”那么對線組我們可以這樣來理解,浮漂是向上拉的,鉛墜是向下墜的,來拉直中間這段線。

但釣組的關系不僅僅如此,還要加上鉤的重量與餌料的重量,這是一個三角關系。我們假設:只用浮漂與鉛墜來釣魚的話,那么魚需要先打破鉛墜的整體重量,再打破整支浮漂的浮力才會使浮漂產生運動,這樣就會太費勁了,沒有靈敏可言了!但線組的科學就在于鉛墜只是一個配重,魚吃的是鉤餌,但要先知道鉤重是會被地面平衡的,那么就在釣組的算式中出現了加法,這一點也是往往被釣友忽略的,也是大家在追求所謂的靈敏中犯的一個重大錯誤,但釣魚真的是越靈敏越好嗎?其實不是的,如果越靈敏就釣的越好,那么只要看誰的賬算得好豈不是誰就釣的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