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魚時愛跑魚怎么回事?檢查3個地方

跑魚一定是有原因的,跑魚不可怕,只要我們能夠反思一下自己釣魚過程中的一些細節,就很可能可以避免這個問題。關于跑魚的原因,有可能是釣具的原因,也有可能是餌料的原因,也有很多我們不能預見的突發因素。但跑魚的滋味終歸是不好受的,難得中魚我們就要盡量不要再被魚兒跑走了,如果你自己總是跑魚,可以問問自己三個問題

一問:餌,上得對嗎?

餌還有什么上得對不對?掛到鉤上就得唄!其實不然。

比如,為防鬧小魚,許多釣者將面餌開得極硬(我們常戲稱為“石頭蛋子”),提竿時不能及時“透鉤”、扎中魚嘴,而是直至鉤餌要被拉出魚嘴了,鉤尖才從餌團中透出,這樣往往就造成“鉤得嫩”(只掛了一點點唇邊皮肉),稍一提拉或是魚一掙力,便拉豁跑魚。因此在需要餌團硬時,切記——勿黏!又黏又硬是一大忌。硬而不黏,小魚啃不動,大魚吞餌在提竿瞬間餌團會爆開炸碎,可保即時透鉤。

再如,掛蚯蚓、雞肝等釣餌,如掛餌過大,與所釣對象魚不成比例(餌大魚小),往往造成魚就餌時不能將整個鉤餌吞入,而是半餌噙嘴、半餌在外,提竿時更易“鉤得嫩”。有時用蝦也是這樣,蝦大且將蝦槍(蝦須)都留著,魚就餌時,很難將鉤餌整個吞下,導致一半在嘴里、一半在外頭,這樣提竿時多會因“鉤得嫩”拉豁跑魚。正確的青蝦上鉤法,要視對象魚的大小:魚大可留蝦槍,魚小則必須掐掉蝦槍、只留“蝦段”,而且最好將鉤尖露出。魚較大保留蝦槍還有防止小魚鬧鉤之功效。

還有,掛苞米粒施釣,不少釣者將苞米粒掛在鉤上不露鉤尖,這樣也會造成提竿時直至鉤餌要被拉出魚嘴了,鉤尖才從中透出,因“鉤得嫩”致拉豁跑魚。正確的苞米粒掛法,應是將苞米粒穿到鉤上后,推至鉤彎兒里、甚至推到鉤把兒上去,總之必須保證鉤尖全裸,魚只要吃進,外裸鉤尖便會“粘”住魚嘴讓其欲吐不能。

二問:提竿時機對嗎?

咱們先說該不該,再說對不對。該不該,即出現標訊、標動了該不該提竿。這主要是指釣魚人不能準確判識大魚和小魚咬鉤的不同訊號。標訊的個中區別,有經驗的釣者是不難識辨的。但經驗欠缺者,常常產生誤判,錯把小雜魚當作大魚,這倒無礙大局,最多是落得個白忙活。問題在于將大魚咬鉤判為小魚,也就是大魚剛碰鉤,或剛在拱餌品嘗階段,餌鉤尚未吸入口腔,便隨意提竿,鉤得嫩,當然魚要跑。

其實,大魚和小魚的標訊差異很明顯:小魚咬鉤拖拖拽拽,標訊“賊”——點動起伏速度快,或將餌鉤猛地拖跑,或使浮標突然上浮,又或是上下亂跳舞,釣者可以鎮定靜觀;而大魚咬鉤則比較從容,即使在點動撮拱階段,浮標反應亦相對沉穩,之后或緩緩上浮、或勻速下沉,更多是有力一頓。此時提竿,中魚且不跑的概率就高很多。而不辨真偽、動輒誤判的結果,必將導致時時扼腕懊悔,在并不是總能碰上的大魚面前,給自己帶來實難言表的跑魚苦澀。

說完“該不該”,接下來說“對不對”——提竿時機對不對。倘不能因魚而異、確切把握提竿時機,跑魚也就再所難免。

草魚咬鉤,一般先點動,接著邊吞鉤邊離開窩點,此時浮標緩緩下沉。入水4目~5目的量,為恰到好處的提竿時機,且鉤得深、鉤得牢。若浮標剛有輕微點動就提竿,則為時過早,此時餌鉤剛入唇、甚至魚還未閉嘴,縱是已銜餌閉嘴,也是含鉤較淺。

鯉魚就餌謹慎,咬鉤前通常有個試探過程,浮標反應是小幅起伏點動,此時提竿,十有九空,即使鉤住也鉤得較“嫩”。當鯉魚試探后正式吞食,則會出現明顯吸口,浮標呈現幅度較大的下頓,此時提竿才穩妥保靠。浮標下頓后會隨之黑標,黑標過程中提竿亦可,過遲也易跑魚。

鯽魚咬鉤有兩種情況:野生或養殖塘生口魚咬鉤瓷實,標訊常是明顯下頓,此刻提竿正當時;另一種滑口魚或弱口魚,吃餌慢慢吞吞,口粘,標訊判斷難度相對要大,提竿時機把握不好,即使中鉤,跑魚率也會相當高。如何把握在“滑口”、“粘口”中讀好標訊、把握好提竿時機,不是三句兩句話能說盡的,乃長期的經驗積累過程,釣友須用心品悟總結。

三問:釣具選用是否不當?

1.“四兩千斤”話魚鉤

魚鉤掛底(石塊樹根等)或魚大顎硬,鉤尖都會不同程度受損——或卷或鈍。若魚鉤質量不好,中大魚更是常將鉤條拉“開門”。無論鉤尖卷了、鈍了或是鉤條變形“開門”,都易造成脫鉤跑魚。

小小鉤尖,四兩撥千斤,萬萬不要抱有僥幸心里,魚腭骨不但硬且很滑,鉤尖出毛病千萬不能再對付著用。有些釣友一副鉤只要釣到一定數量的魚,不管鉤是否受損都及時換,未雨綢繆,非常好。甚至有釣友只要釣上一尾大魚,必將中魚之鉤換掉,這可能有些絕對,但一些釣友尤其是老年釣友,常因吝惜一副魚鉤而造成頻頻跑魚,實在是得不償失。仔細一算賬,一副鉤多少錢?一條魚多少錢?其實是賠本兒的賬。

另外,釣友中一直有個說法,說是拴鉤線錯位會造成接連跑魚,也就是說拴鉤線放到鉤柄背面或左右兩側了,它會使釣鉤受力不好、刺嘴不牢而脫鉤跑魚。這個說法不知道是真有道理,還是純屬人云亦云。從理論上直觀去想或許有道理,但我未有直接體悟,不好妄加評論,因為我綁鉤從未讓線在鉤背或兩側呆過。

2.魚線傷,會讓你很受傷

好不容易上條大魚,釣線拉力值也足夠,但因魚線有傷而斷線跑魚,也是常見之誤。硬傷主要來自硌和踩,上了魚,魚竿一放,只顧忙活抓魚和摘魚,腳下的魚線便常遭一頓亂踩,若有碎石,保證一硌一個硬傷;或是魚線上樹及盤于樹叢雜草亂石堆,心粗性急生拉硬拽,魚線必現“拉毛”無疑。硌了印、起了毛,上魚時不斷線還能留著你?因此釣魚過程中對釣線還是精心呵護為好。

魚線一定要經常檢查,硬傷常常有印,用手捋著釣線摸,能明顯感到那個硌出的印,用眼亦可觀察出來。拉毛更容易用手摸出。若剪掉傷線所余釣線還夠用就仍可繼續用,不夠用則應換新線。切忌將剪掉傷線后所余之線接起來用,因魚線中間系疙瘩,其弊基本等同于硬傷。另外,垂釣中掛底,硬拉下來后最好也要將釣線換掉,因它的拉伸性能已基本不再,上大魚后沒有了彈性張力,焉有不斷線跑魚之理?有釣友絕不用隔年線,一年一換,甚至有人只要釣上過一條大魚(十斤以上),回來便將輪上釣線換掉,幾百米線在所不惜。當然這樣做似有絕對之嫌,但他掌握的原則是對的。

3.“兼而難顧”釣混養

大家都知道,水庫和釣混養池跑魚概率高。為什么?就是釣組配置問題。

水庫和混養池,魚種混雜,個體不一,倘欲大小通殺、什么魚都拿,極易出現“兼而難顧”的情形。大鉤粗線,上了小魚容易跑;小鉤細線,碰上大魚拿不住。怎樣配置釣組,就要十分動腦筋了,配好了,既能提高釣獲率,又能大小通殺。若實在很難兼顧,最好選定一個主攻方向:主釣小魚還是主釣大魚,主釣鯽魚還是主釣鯉魚。選配好鉤線組合后,在釣法上還得適當配套。比如:主釣鯽魚用短竿,主釣鯉魚用長竿。

再有,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魚在塘中也會相對有各自的“領地”。欲主釣鯽魚,就找鯽魚窩(領地);想主釣鯉魚,就找鯉魚窩;想主釣草魚、鳊魚,則找“釣棚”,釣浮、釣半水,這樣能相對減少跑魚。

倘欲主釣大魚,選粗線大鉤配組也不能矯枉過正,否則也許不會切線,但改切竿了。怎么匹配為好?一般是竿要強于線,線要強于鉤,有時在非斷不可的情況下,“丟卒保車”是原則,有意識地先斷鉤再斷線,保住釣竿是底線。如配置均適當,遇到大物實在無法承受時保竿為第一位,寧有意“拔河”切線,也確保釣竿不受損。當然,使用失手繩當是相對萬全之策。